文房学苑

您当前的位置:吴作人美术馆 >> 文房学苑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文章作者:优坊网文章来源:网络添加时间:2014年10月17日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优坊网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赵元于1352年作的《倪瓒写照》:看看书摆放得多整齐,倪大爷端坐在黄金分割点上,极度傲娇。

    由于不能科举,失去了入仕之路,元代文人画普遍风格是出世,消极、静穆的。倪瓒的画尤甚。这亦跟他的出身和性格不无关系。倪瓒的父亲和曾祖父都是大商人,家庭富裕。但与大部分的富二代一样,他自己对从商没兴趣,反而是爱好文艺,千万家财都用来买了珍贵书籍、古董和字画。后来家产所剩无几,索性到太湖边隐居去也。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倪瓒写照》局部

    倪瓒的故事令人过目不忘,因为都很奇葩。比如他天天洗树,把树给洗死了;比如客人坐过的地方都要大洗特洗;还比如那个令人瞠目结舌的鹅毛厕所……《红楼梦》里的妙玉仿佛女版的倪瓒,也才只是因为刘姥姥吃了一口茶,就叫丫头丢掉珍贵的成窑杯子。但令人痛惜的是,妙玉在曹公的判词里,结局是“可怜金玉质,终陷泥沼中”。倪瓒也有类似的遭遇,54岁时,他竟以欠交官租被关进牢狱,被狱卒锁在马桶旁边。这简直比杀了他还痛苦。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清代徐璋绘《倪瓒像》

    倪瓒孤傲的性格,今天世人看来大概是情商低吧,他只与和尚道士诗人画家交友,从不和富人和俗人来往,皇上让他做官,他也不去。人家问他画上为什么不画人,他翻个白眼说“当世安复有人?”当然,翻白眼也是魏晋风度的一种,只有看得起的人,才用黑眼珠看他,叫做加以青眼,所谓“青睐”是也。老年的倪瓒,妻子去世,打击颇大,长子早逝,次子又不孝,最后病死在朋友家中。看着那么干净的画,再想想作者的际遇,不禁令人扼腕。但就像陶渊明说“不如归去”,也许这个尘世,本身就不适合倪瓒这样的谪仙人。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倪瓒,《容膝斋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不信你看:

    1.倪瓒每天洗头时要换水十几次,穿戴衣服时也得调整无数次。自己使用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每天都要有两位专人来经管,随时负责擦洗干净;客人来访离去后,客人坐的地方必须重新刷洗,每天穿戴的衣服与帽子,都要拂拭数十次,庭院前面栽的梧桐树,每天早晚也要派人挑水揩洗干净,因此硬把梧桐树给洗死了。

    2.他的书房里,标配不光是书,还有书童,两个可怜的小仆人每天拿起扫帚就像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就连院里的桐树,也得从树叶洗到树皮,全部光洁如新。长此以往,蓬勃如同朝阳的桐树不堪受辱,竟死了几株。

    3. 一次,倪瓒和朋友一起谈论诗文,要泡好茶招待,就命仆人到七宝泉打水。水打回来之后,倪瓒交代仆人:提在前面那桶水,拿来泡茶;提在后面那桶水,拿去洗脚。」他朋友见状,心中感到好奇,追问原因。倪瓒说:“前桶的水,一定干净,所以用来泡茶,后桶的水,恐怕已经被仆人的屁所污染了,所以只好拿去洗脚啦!”看来即使较真如倪瓒,也完全没考虑到仆人也许会打喷嚏的问题嘛。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倪瓒,《梧竹秀石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4. 再有,倪瓒首创了许多香茶的饮法,如“莲花茶”和“清泉白石茶”,也因此名噪一时。宋朝宗室后裔赵行恕,慕名前来拜访,却在饮清泉白石茶时神色如常,引起倪瓒不悦——居然品不出我的茶的好,以后不和你玩了。竟然就此与赵行恕绝交。

    5. 即使沦落入狱,在吃饭的时候,倪瓒也要求狱卒把碗举到与眉毛同高,不然狱卒的唾沫会喷到饭里。狱卒大怒,竟要把他锁到马桶旁边。私以为,对于洁癖来说,这真是要他命的节奏啊。

    6. 有次,倪瓒看中了歌妓赵买儿,但又怕她不洁,于是让她反复洗澡。洗完以后,他总觉得赵买儿身上还有异味。洗来洗去,直到“东方既白”,只好作罢。好想知道当时赵买儿的心里活动啊……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倪瓒,《云林春霁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7. 一次,倪瓒留客住宿,因怕客人不洁,起夜好几次视察,终于到一声咳嗽。这可不得了,一晚睡不好。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让仆童展开地毯式搜寻痰迹,可怜仆童实在找不到,只好指着一片挂着晨露的梧桐叶说是痰迹。倪瓒他便立刻闭上眼睛,蒙住鼻子,命令仆童剪下那片梧桐叶,并扔到十里之外。秦有赵高指鹿为马,元有仆童指露为痰……

    8. 倪瓒的“香厕”,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用香木建了个空中楼阁,下面填土,中间铺满洁白的鹅毛,“凡便下,则鹅毛起覆之,不闻有秽气也。”可怜的小仆人在这个时候,就必须随时移走秽物,不然倪瓒就不高兴了。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倪瓒,《虞山林壑图》,大都会博物馆藏

    9.还有一次倪瓒应邀赴宴。主人请宾客入席后,一个长了满脸大胡子的厨师端出了佳肴。倪瓒却在此时突然离席而去。主人诧异地追上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倪瓒说:“胡子多的人一定很脏,这个厨师有这么多胡子,所以这顿饭不能吃了。”宾客了,相顾大笑。看画像倪瓒你胡子也不少啊?


元代画家倪瓒洁癖傲娇的生活
李可染,《倪迂洗桐图》 

    倪瓒的孤傲个性及洁癖确确实实地反映在他的画中:他不喜欢将画上色或在画中盖印章(画中印章皆为后人所盖尤其是乾隆),而且,只画山水,从来不画人,顶多画个凉亭。曾有人问他为什么都不画人,他回答说,“当今哪有什么人物呢?”可见他有多傲娇。

    他的山水画结构简单,常常用“一河两岸”的构图方式:就是画中有一大片空无一物河横过画面,上下再加入两块河岸及一些小山石,深具他个人的特色“平淡萧疏”,他不随便附和流行或过度修饰,追求华丽。也因此,他的图有一种超逸的灵性,对后来明清的画家产生很大的影响。

    (文章来源:优坊网)


友情链接: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宣城市文房四宝协会宣城市书画院宣城论坛宣城十八巷论坛宣城热点论坛 杉木桩

吴作人(宣城)美术馆

邮箱:bojitz@sina.com 电话:0563—2622825 地址:安徽省宣城市状元南路358号 管理登陆

Copyright©2013-2014 吴作人(宣城)美术馆 All rights reserved.